主页 > R猫生活 >2040年日本896个市町村恐消灭日本救村解药台湾有效吗? >
发表于2020-08-10
261次已读

2040年日本896个市町村恐消灭日本救村解药台湾有效吗?

2040年日本896个市町村恐消灭日本救村解药台湾有效吗?
近来,从行政院赖院长及国家发展委员会的各类政策谈话与所推出的政策,源自2014年由日本内阁推动「地方创生」,这个政策名词持续攻占台湾新闻版面,连「行政区划」的议题都可以跟地方创生产生关连。

这方面国发会有必要针对我国所面对的政策问题,说明地方创生在我国推动的必要性与其核心政策内涵,并且说明针对什幺样的政策问题,提出怎样的政策解方,而这些解方如何于事后追蹤其成效。

在日本,所谓的地方创生,其根据法律为《城镇、人力与工作创生法》,该法第一条为立法目的,该条指出为因应日本快速走向「少子高龄化」,各个偏乡或县份人口减少,而且青年人口高度集中于东京,过去日本国土关东、关西的「二极构造」已不复见,现已逐渐形成「东京一极集中」的情形。

以东北县份秋田县为例,该县辖区将近台湾面积的三分之一,但人口已在2017年跌破100万人关卡,该县65岁以上人口超过该县人口33%以上,但0到14岁的人口竟不到10%,少子加上高龄,秋田的未来如何乐观?

为何该地学龄人口这幺少?其原因在于青壮年人口在他们的故乡根本就找不到工作,自然往大都市流动,所以就加速了偏乡县份的高龄化。

而第二次安倍晋三内阁正视这个问题,避免走向日本地方创成会议的估算,到了2040年之时,将有896个市町村将走向「地方消灭」。

所以,安倍内阁研提对策,将城镇复兴、人力回流及创造工作机会予以紧密连结,期望以市町村为单位,结合在地企业或工商团体,并针对地方特性研提创生产业,来创造就业机会,让在大都市工作子弟可以回到家乡安身立命。

所以,日本内阁设置「创生本部事务局」,以情报、人材与财政等等的政策措施来支援地方;以财政支援措施来说,设有地方创生推进「交付金」,以2017年给予北海道的地方创生交付金为例,全北海道合计18件,补助金额为5481万日元。

和歌山县合计6件2214万日元,平均每件为300多万日元,多则七、八百万,少则数十万皆有。审议交付金的评定委员来自企业团体、大学教授、NPO代表等等。

补助后的评估设有KPI,中文名为「关键绩效指标」,如创造出多少经济效果?达成多少观光人数?迁入该市町村多少住民?产生多少就业机会?增加多少新生儿。上述这些指标都很具体,不是模拟两可可以由公务员任意作文发挥的项目,有无达成一翻两瞪眼。

而且地方创生交付金的评定委员,除评定是否发放交付金外,尚且会评估该申请案是否具有「未来性」与「自立性」,也就是说,若补助5年后,这个计画仍仰赖补助,无法自立、难有未来,则将难以获得交付金的支援。

回到台湾,首先笔者实难从日本地方创生政策,连结到如何去进行行政区划?甚至可能是风马牛不相及之事;再者,国发会所主要推动的「设计翻转、地方创生」这个示範计画,其主要谈的是产品设计、地方特色文化设计,甚至是景观视觉设计,使得我国的地方创生诉求,跟原生国日本的政策意涵相距不小,至多只能说是间接关连,用上述日本的KPI指标来评估台版地方创生,就可以知道我们借用他国政策名词后,就一刀两断式地进行在地政策演化。

日本式的地方创生在我国是有意义的,很多县市、乡镇市确实面临到少子高龄化问题,而且就业机会缺乏,若能透过地方自主式的政策引导,创造地方产业生机,坚实在地产业竞争力、创造工作机会,这样人口将会回流,甚至选择留在家乡孕育下一代,让地方生生不息,笔者认为这才是地方创生的正道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文章